当前位置首页 > 镇江市> 正文

虽诸事不会,却独能为官家,四十二年执掌北宋无愧一代仁君!

宋仁宗赵祯在我国历史上是一位很特殊的皇帝,他是北宋的第四位皇帝,在位四十二年,开创了北宋的“仁宗盛治”,也是第一个谥号为“仁”的君主。

但就是这样一位皇帝却存在感很弱,他没有为后世人津津乐道的丰功伟绩,也没有取得过举世瞩目的成就,甚至还因为军事疲弱连败于西夏,在与辽国的对抗中不仅没有进展,还发生了重熙增币。他作为君主的四十二年,似乎是庸庸碌碌,毫无作为,以至于他的臣子在后世也远比他知名。

虽诸事不会,却独能为官家,四十二年执掌北宋无愧一代仁君!

但就像曹操所言:“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执政一国也同样如此。相比于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唐宗宋祖的开疆扩土,在传统儒家中反而是润物细无声的“仁政”才是最被推崇的政治体制。宋仁宗在位期间,朝无巨奸, 亦无重大冤案发生,朝野上下多有忠正。同时百姓虽不富足,但尚能安居乐业,不至饥馑。因此相对于“王道施政”或“霸道治政”,“仁义为政”才更能被当时所推崇!

在我国古代“仁政”也一直是传统士大夫所追求的,《谥号法》中写道:“慈民爱物曰仁,克己复礼曰仁,利泽万世曰仁,宽信敏惠曰仁”,由此可见“仁”是对一个君主多大的溢美。在宋仁宗之前,我国历史上还没有一个君主能被冠之以“仁”,而宋仁宗开创了以“仁”字作为谥号的先河。

虽诸事不会,却独能为官家,四十二年执掌北宋无愧一代仁君!

《宋史》中对宋仁宗“仁”的描写随处可见,如动用私库赈济灾民,赡养孤寡等等。在一些宋人笔记中,更是从小事突出了宋仁宗的“仁慈”。如《东轩笔录》就写道仁宗在花园散步口渴,侍从却没有准备,仁宗不忍心让侍从因此受罚便强忍不言,忍渴而归。

另一则故事中也记载道,仁宗夜晚时因饥饿想吃羊肉,但担心此例一开就成为了惯例,以至于杀生太多,又糜好钱财,因此强忍饥饿。这一类的故事在宋人的笔记中屡见不鲜,虽然真假无从判断,但是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宋仁宗在当时社会中的形象。

虽诸事不会,却独能为官家,四十二年执掌北宋无愧一代仁君!

在仁宗在位时,虽然有西夏为患,朝政却没有太多的动荡,相反北宋政治制度进一步得到了完善。同时北宋重视士大夫的传统,在仁宗时也得到了更好的贯彻,因此在这段时间里涌现了许多的能人志士, 大量的人才储备为宋代文化政治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条件和人才条件。仁宗的“得人”,也深刻的影响力北宋中后期的政治文化。

苏轼在文中曾写到:“仁宗之世,号为多士,三世子孙,赖以为用。”而此话也非虚言,宋英宗,宋神宗,宋哲宗前后三位皇帝所选用的执政,如王安石,司马光,章惇等人几乎都是在仁宗时期入仕,又如司马光,吕惠卿,曾布,范纯仁,吕公著这些对北宋中后期产生深远影响的士人也是在仁宗时期崭露头角。

虽诸事不会,却独能为官家,四十二年执掌北宋无愧一代仁君!

唐宋八大家中的六位宋代人都出自于此时,在文臣上如吕夷简,范仲淹,韩琦,富弼,包拯等人是千古闻名的贤臣;学者上如二程,张载,邵雍,周敦颐等人是百世流传的名士;武将上如狄青,杨文广,种世衡等人也是名著后世的英杰。

在经济文化上,我国四大发明中的火药,印刷术,指南针都成熟于仁宗时期;宋词在这一时期达到了极盛,理学与气学也兴起于此时。同时世界上第一张纸币“交子”也出现在宋仁宗时期;同时市民文化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商品经济取得了空前的繁荣。这些在千年之后依旧影响深远的事物,汇聚在短短的四十年里绝不只是运气而已。这与宋仁宗的执政方式是息息相关的。

林语堂先生曾赞誉道;“(宋)仁宗年间是中国文人“最好的时代””;陈寅恪先生也认为古典中华的极盛时期就出现在仁宗年间。

当然有多少的赞誉,就有多少的批评,对于宋仁宗的批评自古以来也从不缺乏。如仁宗朝的亲历者蔡襄就曾评价仁宗“宽仁少断”。对待谏言时虽能够虚心听取,不以言论罪,但“使谏言无以用”。

王夫之在《宋论》中虽然对仁宗不乏赞誉,认为:“仁宗之称盛治, 至于今而闻者羡之。”但对于仁宗的性格,他依旧不客气的批评道:“无定志”。亲政三十余年两府执政更换四十余人,朝野不乏范仲淹,韩琦,富弼等名臣却不敢尽用,之后摇摆不定也直接导致庆历新政的失败。

虽诸事不会,却独能为官家,四十二年执掌北宋无愧一代仁君!

平心而论宋仁宗并不是一个圣主,存在许多的不足之处,但他的私德却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作为一国之君,掌握无上的权力。却能做到克己,既不沉迷于享受,也不迷失于权势,掌握天下至高的权力却依旧保持着善良宽厚,心有恼怒仍存有怜悯仁恕。仅仅如此,就已经是历史上大多数君主难以企及的了。

纵观整个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无数次因为帝王任性,无理而对整个国家造成的伤害,帝王至高无上的权威时常会因为滥用而导致无法预期的后果。但在宋仁宗为君的四十二年中,这种君权的滥用几乎绝迹。这并不是因为宋朝君权的旁落,相反北宋一朝皇帝的权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宋仁宗对文臣士大夫以及宰府集体决策的极大尊重,正是历来帝王少见的。仁宗不因一己之私,主动将自己的权力加以限制,使北宋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局面得以形成。也让北宋时期的文人士大夫对国家产生了空前的责任感,这种士大夫对于国家的强烈归属感和责任感,是历来的朝代所难以企及的。

后世评价宋仁宗道:“虽百事不会,却会做官家。”虽然此言有所偏颇,但也可以从中感受到后人对其为君的认可。《大学》有言:“为人君,止于仁”,能像宋仁宗一般,不以权威凌人,终其生不改宽厚,这样的君主对于北宋而言或许比秦皇汉武才更为难得。

参考文献:《续资治通鉴长编》《宋论》《政治文化视野中的宋仁宗》《宋仁宗的仁》《宋代士大夫释义“祖宗家法”的意蕴——以宋仁宗时期为中心》

本文作者:壹页历史(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88297120358728206/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